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知更鸟 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5|回复: 0

[现代诗] 一个“怪侠”的出征仪式 ——品读江文波的获奖诗作《中国马刀》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2-15 08:42
  • 签到天数: 23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8-11-10 09:5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知更鸟网编2 于 2018-11-12 13:42 编辑

    作者:许正松

      在刚刚落幕的《中华文学》期刊举办的2018年度“中华文学作家名录凤凰榜”颁奖典礼中,江文波的一组(9首)诗获得一等奖。专家所给予的评语是:“这九首上榜诗作,构思创新,语言精粹,意蕴深邃,融合、发展了中外优秀诗歌传统,显见深厚的艺术功力。”应当说,这是对这组诗歌的概括性评价,几乎可以适用于当今所有优秀诗作。而江文波的这组诗作却是有其独特性的,是众多诗作中的“这一个”。而“这一个”才是这组诗歌的真正独特价值,也是它值得品味之所在。
    1.jpg


    对文学作品包括这组诗歌在内的欣赏和品读活动,也是一项创造性的思维工程,各欣赏者凭着各自的鉴赏眼光,透视出这文学作品中所隐含的作者注入其中的“灵魂”。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整个鉴赏作品的过程,就是鉴赏者捕捉或发掘“灵魂”的过程,或者说是解剖作品“灵魂”的过程。

    那么,江文波在他的这组诗歌里,注入了怎样的“灵魂”呢?

    下面,我不妨逐一对其进行“解剖”,以期完成“捕捉”的任务。
    先说第一首《中国马刀》:

    骑马远行,老人告诉我
    要备一把中国马刀

    而且,将它藏在秋天的月光里
    一路上,秘而不宣
    坐在马背,要神定气闲

    在眼睛深处,保留一片清寒
    必要时,收紧生命
    闪出一道亮光

    打马千里,我的力量
    一直在马刀上,风萧水凉

    我以为,隐藏在这首诗里的是一个“怪侠”的“灵魂”。

    首先来确认一下诗中所隐藏的“侠客”:
    “骑马远行,老人告诉我/要备一把中国马刀”。这里的“我”要“骑马远行”,并且还“要备一把中国马刀”,去做何营生?

    从诗的最后——“打马千里,我的力量/一直在马刀上,风萧水凉”,可以明显看出,这就明明白白地点明了一个“侠客”身份。因为从“风萧水凉”里让人自然联想到战国时代,在中国北方易水河畔曾经隆重举行的那一幕最经典的“侠客行告别典礼”——

    “太子(注:燕国太子丹)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上,既祖,取道。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泣。又前而为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复为慷慨羽声,士皆瞋目,发尽上指冠。于是荆轲遂就车而去,终已不顾。”

    这是汉代刘向《汉书•荆轲刺秦王》中记载的名闻天下的荆轲接受了燕太子丹所交付的重托——要去“行侠”,西去虎狼之地秦国去行刺秦王嬴政的故事,“荆轲刺秦王”如果得逞,就有很大的可能会挽救燕国被秦国所灭的命运。

    与此古老的告别典礼所不同的是,这诗里的“我”,他的“行侠”还没有那么“大张旗鼓”,显得像是“悄悄地干活”。虽然听了“老人告诉我/要备一把中国马刀”,但他却是“将它藏在秋天的月光里/一路上,秘而不宣”。这就是“这一个侠客”其“怪”所在:按惯例,是仗“剑”行侠,而这个“侠客”所带的行侠武器却是“一把马刀”,而且是“藏”起来,“一路上,秘而不宣”。不过,也许有人发出疑问:与荆轲所带的藏在燕国地图里匕首相比,这把马刀的形状还是比较长而大的,如何“藏”起来?这又是此“侠客”其“怪”之处——“将它藏在秋天的月光里”,显得十分神秘与诡异。当然,这是写诗,不是写报告文学和传记作品。

    在确定了“我”的“怪侠”身份后,再来看看他下面开始怎样的行动?

    可以想见,这个“怪侠”这次“骑马远行”是初次出行,何以见得?如果是个“老手”,他还需要听一个“老人告诉我”?这里的“老人”是具有深厚丰富人生阅历的智者,是一种人生智慧的象征。既然是初次出门行侠,对未来人生的前景和际遇因为难以确定而未免有些许的莫名怯惧和焦虑,但他还是有信心的,这需要自己勉励自己,于是他给自己规定一个日常标准姿势“坐在马背”,并要求自己做到“要神定气闲”,做得老道一点,似乎要向世人表明:“我”并不是一个“生兵蛋子”。仅仅如此还是不够的,“我”的心里,还得有个“预案”,以备不测——“在眼睛深处,保留一片清寒/必要时,收紧生命/闪出一道亮光”,这里的“清寒”,可以理解为“冷静”,甚至“冷静”到有点令人感到“寒义逼人”才好!更为要紧的是,他给自己画了一个底线——如果遇到预防或戒备中的不测风云出现时,也就是“必要时”,那就要做到该出手时就出手——“收紧生命/闪出一道亮光”,也就是“豁出去”,敢于直面挑战,敢于“亮剑”,在这儿就是亮出“马刀”,向胆敢挑战者“闪出一道亮光”,当然,情况如果不是那么十分急迫和危险,也可以让“在眼睛深处”里“保留”的“一片清寒”,“闪出一道亮光”来!

    既然已经做好了该做的物质和心理上准备,那还犹豫什么呢?那就出发呗!因为没有象荆轲出行有燕太子丹那样为之饯行或送行,他只得给自己在内心里发出一声口令——“打马千里”!终于要出发了!他的眼前突然闪出了两千多年前的前辈——荆轲在易水河畔与燕太子丹庄严告别的悲壮苍凉的一幕——“风萧水凉”,不由得心潮澎湃,内心不禁涌起一股自信自豪甚而有几分神圣肃穆的感觉,用当下的话语可以说,有一种“酷派”或“酷毙了”的感觉!因为,“我”的心里是有底的——“我的力量
    一直在马刀上”!——我有我的“核”武器——马刀,我是“怪侠”我怕谁?!

    到这里,作者完成了将“怪侠的灵魂”注入了这首短小精悍的诗里——一个相当精细的艺术工程,也实现了作者对一个“怪侠”形象的塑造,同时,也表明:这个初次出门行侠的“怪侠”,给自己策划导演并由自己主演和完成了一个庄严的“出征仪式”,在诗里,没有第三者为之见证,但在诗外,我们所有的读者便是他庄严出行仪式的见证者,也是穿越时空到场为之壮行的送行者。

    这个“怪侠”出发了,他会有怎样的人生遭遇和结局呢?会像荆轲刺秦王一样,还是会像关公“温酒斩华雄”那样呢?这无疑是一个让我们放心不下的悬念!(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